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尔芙心灵驿站

www.leerfu.icoc.cc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是怕你迷路  

2009-06-11 20:12:40|  分类: 美丽星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是怕你迷路

褪色的日记 1986年5月22日 Cloudy

写毕业论文期间,到漳州施埔大队采集西红柿根结线虫标本。那是秋季,天气很好。太阳透过云层洒落下来,给地里的青菜、豆架都披上一层薄薄的阳光。

因为之前来过一次,凭着好记性,我没有让来自当地的同学给我带路。一个人踏上夹在菜地间的田埂觉得是行走在自由王国,一路尽情地欣赏田园风光,呼吸弥漫在田野上方杂和着草香、粪臭和泥土味的空气。

当走进一个村落时,发现自己迷路了。漳州对于不会闽南话的人是完全的“外地”。更何况我怕狗,偏偏路口就懒洋洋躺着一支棕毛黑斑的大狗。身后的田埂被中午的阳光照得煞白煞白,蜿蜒而去。我只好硬着头皮避开那个路口睡只狗的村庄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没想到,转过一个大弯,眼前是一棵树顶像华盖一样漂亮的大树。上一个小坡便站在树荫底下了。真巧,坡那边正蹲个人在料理菜地。我轻声叫道:“同志”。连叫几声都没有反应。

“喂,同志!”我大声喊。那人迟钝地转过脸。天哪,人可以丑到这样!加上愚笨不醒的五官和呆滞的神情。他瞅我一眼,背转身继续干活。

“喂,同志,我向你问问路好吗?”

那张呆滞的面孔又转了过来。他用一只手围着耳,迷糊地望着我。我大声地重复了一遍。他俯下头,摇了摇,嘀咕道:“měi yáo tiàng(不会听)”。

我打起手势,用上我所知道的几个闽南语单词,费了好大劲,总算让对方明白了我的意思。他也打起手势,嗯呀嗯地指给我方向。他还想说些什么,被我止住:“你忙吧”。按他指的方向,穿过一个村子,我终于望见那座标志性的堤坝。我又开始诗情画意。想到刚才那个年轻人,不禁叹息农村的文化教育实在太落后,20岁上下连普通话都不会。

不出20分钟就到了目的地。主人正在地里拔枯死的西红柿。他说当地的西红柿经常成片地死,请教过专家,都讲不出个道道。我兴奋得心怦怦跳——我说得出所以然呀!我拾起一株株“尸体”:根瘤,根瘤,还是根瘤!轻轻撕开根瘤,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许多白色、粉末状的东西藏在木质部的微小的孔洞里。它们便是根结线虫的雌体。用放大镜看时,它们水淋淋、亮晶晶,像微型珍珠。

“这么说是线虫病?”他原本阴沉的脸舒展开来。我把放大镜和拨开的根瘤递到他面前。三五个路过的农民也围了上来。他笑笑:“算了,别看了。这些东西我们看不懂。你就跟我们讲讲怎么防治吧”。听完我的解说,他们高高兴兴送我走上堤坝,还说欢迎我再去。

没走几步,就见一个青年扶着自行车走来。我看他车后架上搁一块板,断定是当地靠载人赚钱的。听说这些人很会赚钱,遇到不识路的会载着你兜圈子,中途要有个僻静处就让你下车给够钱再走。

我婉言谢绝。他跟着我,说:“五点多了。你走到城里起码一个多小时。万一走错路那更不得了。还是我送你出去吧”。

我想也是。在一个语言不通、人地两生的地方,天黑了还真麻烦。还是坐他的车子出去吧。路上,我对他说:“你刚才很像在堤坝上站了很久?”

“是的”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进城?”

“你不认得我啦?刚才你向我问路”。我恍然大悟。他说:“你一走,我就去拿车子。追出来就找不到你了。后来见你在田里”。

“这不奇怪。我走田埂过来的。待会儿你给开张白条好吗?”我说。

通往市区的路很窄。下班时间,车水马龙,他这钱可不好赚。我不禁对干这行的人产生了同情。不过,他会向我要多少钱呢?

“你们搞研究的也很辛苦哦”,他见我能听闽南话,开始放松地聊起来。“跑乡下,没车,光光走路是很累的”。

“是啊。”我敷衍地应道。跟他们谈科研的乐趣显然多余。

他又说::“其实你们赚的钱也不多。现在工人、农民赚钱比知识分子容易了。别看这里是乡下,如今农民很富了”。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来赚这个钱呢?”我问。

他没回答。快进市区时有一段上坡,他一使劲蹬了上去。车子在一家小铺旁停下。我急忙往包里掏钱包。

“你会走吗?”他问。“可惜这里不可以载人了,不然我送你到旅馆”。

“噢,不用了,我认得路”。我边打开钱包边问:“多少钱?”

“钱?”他显得很吃惊。

“是的。我不知道这一带的价格。不过我这钱是可以报销的,你尽管说吧,别客气”我说。“你把我送进城,我已经够感激了。哪能让你白白浪费时间和体力呢?”

“别拿了,别拿了”,他慌得很厉害,说话结结巴巴。“我不是为了赚钱。你一个女孩子,我们这里乡下,路不好走。你是外地的,看样子很弱…”

我抽出一张2块的票子,用两指夹着递到他面前。他一手扶车,一手竖起巴掌,像立着盾牌。“真的不是……真的不是……”他急了。

我以为是钱少了,又往钱包里掏出张1块的。那一瞬间,我听见他平静地说:“我是怕你迷路”。

我猛抬头,车子已经箭一般离去。他回头向我挥挥手,大声喊道:“欢迎你再来”。我愣愣地望着车子翻过坡顶消失在喧哗的暮色里。

后来,这事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记忆。每当我自恃高人一等时,便会听见那土味十足的声音:“我是怕你迷路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